校園裡最夯的小玩意 出現「暗盤交易」

沒想到,「地下經濟活動」已經悄悄展開,這些流行小物吸引孩子的目光,想要「指尖陀螺」的孩子,因為無從取得,只好央求同學代為購買。除此之外,已退流行的「遊戲王卡」也有死灰復燃的跡象。擁有「一堆卡」的小主人玩膩後不想要了,其他孩子得知後想要接手,但過去「投資」的卡,總不能平白無故拱手讓人,於是,孩子們之間開始出現「暗盤交易」肌肉痛 舒緩

儘管指尖陀螺、遊戲王卡或「軟軟(註1)」等這些流行小物,在大人眼裡毫無趣味,但孩子就是有一千個理由為它神魂顛倒,為它「鋌而走險」。

孩子從同學那買入多張「遊戲王卡」,沒多久「賞味期」一過,不好玩了,轉手賣給其他同學,價錢還略為提高一些XS能量飲品

「為何提高價錢?」我問孩子。

「我多少也要賺一點啊!別人還不是賺我的錢!」孩子理直氣壯。

哇喔!沒想到小五的孩子已經這麼有生意頭腦,精明得很,每轉手一次,賺些蠅頭小利。

「地下經濟」超熱絡,還「跨班級」交易。

「你們交易幾次了?」我好奇問。

「啊!嗯!ㄟ……」孩子抓耳撓腮,一時半刻也說不清楚皮秒激光邊間好

本以為這只是「個案」,豈知,抓到「線頭」,下面竟然「拎出一大串肉粽來」。

原來參與交易的孩子為數不少,一個個交叉比對了解後,交易不但「跨班級」,買賣對象及次數還複雜到「記不清楚」。我大驚,為師的我竟然不知道「地下經濟」如此熱絡!

「是誰提議交易?怎麼賣?價錢由誰決定?雙方都能接受嗎?爸媽知道嗎?有沒有發生什麼糾紛?交易滿意度如何……」我心中冒出一大堆問號。

為什麼溜滑梯不能往上爬?

多數的老師或家長都會告誡自己的孩子「溜滑梯不能往上爬」,原因多為安全考量。但是,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問問孩子,可不一定比核四議題簡單……

小孩:「只有我一個人在玩,為什麼不能往上爬?」

公園裡的溜滑梯和鞦韆,可說是小朋友最喜歡的遊樂器材;而事情的另外一面就是,這兩樣,也是孩子們人生中必有的爭吵項目雙冠軍。

鞦韆數量不多,有爭議的多半是等待多久、換誰盪的問題。溜滑梯則像是「進階題」,考驗家長和孩子的是:插隊、逆向往上爬、連續追撞。其中,「逆向往上爬」也是造成插隊爭議和追撞的主因之一牙周病

不知道為什麼,幾乎每個孩子看見長長的滑梯,總有一股爬上去的衝動,這算是種「人往高處爬」的天性嗎?(別誤會了,我猜的是「避難天性」。)

大多數的老師或家長都會告誡自己的孩子「溜滑梯不能往上爬」,原因多為安全考量。不能往上爬的規則,的確能迅速建立起共識和秩序,除了沒有相撞的安全疑慮,也排除了任何插隊的爭議,否則一直乖乖在上面等待的小朋友,哪有機會等到空檔?

但是,把這個問題拿出來問問孩子,可不一定比核四議題簡單深海 魚油

當溜滑梯只有孩子一個人玩,她溜下來後想往上爬的時候,還有多少人會阻止孩子這麼做?

這個流傳已久的爭議,意見大概分為兩派:

一派主張沒有人的時候,愛怎麼玩怎麼玩,畢竟不同的遊戲方法也是種創意前列腺檢查

另一派則堅持這是原則問題,而且就算沒有安全疑慮,也要有公德心的考量(用腳踩上去會弄髒滑梯)。

更細緻一點的討論與教養方式有關:若不同情境下的使用原則有異,是否會讓孩子混淆?是否會讓孩子覺得規則可以改變而無所適從?或者被聰明的孩子當成一種反駁理由?溜滑梯大多是混齡使用,有些年幼的孩子若無法判斷,不就一團混亂,紛擾四起了?

親子互動中,誰主導思考?

他們找了二十對親子,其中父母學歷從高中畢業到博士都有,孩子的年齡則介於九到十二歲之間。實驗場地在一個兒童博物館,實驗器材是一套模型運河,上面可以行駛模型船。在這套器具裡,使用者可以操弄運河深度、船的形狀(圓形、方形或菱形)、船的重量(輕或重)、船的大小(大型或小型)等四個因素。每對親子的共同任務就是要利用這套器具進行實驗,合作找出究竟哪些因素會影響行船的速度。至於心理學家的實驗目的,則是在找出親子合作當中,哪些因素會影響孩子的學習效果ivf

親子在做實驗之前,先接受考試(前測),做完實驗之後又接受考試(後測),實驗結果讓人跌破眼鏡:孩子的分數沒有顯著進步,反而是父母的分數有了顯著進步。為什麼肝臟檢查

在實驗過程當中,研究者發現,大部分父母都扮演控制和概念推理的角色,孩子則扮演計算、後勤、操作和較機械性的角色車用空氣清新機